活动现场,市民为社工点赞。  本报记者 王杰 摄

活动现场,市民为社工点赞。  本报记者 王杰 摄

活动现场,市民为社工点赞。  本报记者 王杰 摄

每年3月的第三个星期二是“国际社工日”,今年是我国第四次以官方名义举行的宣传活动。20日,济南市“国际社工日”宣传活动现场,社工项目多种多样,市民参与度颇高。但项目难吸金、收入低、岗位过于行政化等因素限制了社工的个人职业发展。

本报记者 王杰          

现场

社工项目40个

生老病死都关注

20日上午,济南市“国际社工日”宣传活动在泉城广场举行,各式各样的社工展示平台吸引了不少市民前来参观。

王鹏是济南山青社工服务中心的一名社工。活动现场,他正在向来往的老人发放宣传单。他所在团队正在甸柳小区三区开展“‘爱晚’城市锦囊”济漂老年人城市融入服务项目。

王鹏介绍:目前,越来越多的年轻人来济打拼,为子女或第三代,这些人的父母也来到济南生活,成为“老漂族”。“他们每日照顾儿孙,虽然享受着合家团聚的天伦之乐,却难以融入城市生活,很孤独。”

在社工日展示现场,还有很多不同形式的社工项目,比如哀伤辅导社工,通过播放珍爱生命的动画视频对失去亲人的人们进行安抚,还有关爱流动妇女、空巢老人、留守儿童、退役军人等群体的40个社工项目。

有的社工项目则是以参与游戏的方式,帮助对象释放压力,进行疏导。社工孙爱明的项目展示台上摆放着各式各样的棋子,引起不少市民的好奇心。

“是不是最近有不顺心的事?先摆盘棋吧。”在孙爱明的指引下,一位市民从不同形状的棋子中,选出了代表自己、家庭、事业的棋子,放置在不同的棋格内。“有什么烦心事?”根据市民的摆放位置,在孙爱明的引导下,市民慢慢将心中烦恼吐露出来。

现状

收入普遍不高

女性占七成

根据统计,济南市共有4015人取得全国社会工作者职业水平证书,约占全省持证人员总数的1/3,但从业者仅600余人。虽然社工机构和人数都在增多,然而他们的职业发展却相对滞后。

马正是济南市恒悦社会工作服务中心“关爱流动妇女”项目负责人。加上马正,服务中心只有3个人。“团队合作能使项目往更高层次发展,但我现在只能是维持现状。”在她看来,造成人手不足主要还是在于经费问题。虽然是由政府买单,但合约是一年一签,“今年是5万元,这里面还包括我们仨的工资。”

作为已有5年资历的老员工,马正工资每月三四千元。不过据她介绍,在济南社工圈里这样的薪资水平已算中上水平。“和刚入职的1500元相比,已经算挺多了。”

济南市社工协会工作人员介绍,济南社工的收入普遍不高,依项目资金、学历水平会有差别,但大多维持在三千元水平。

薪水低,也导致许多男性社工纷纷离职。据济南市社工协会数据,目前全济南市专职社会工作者约600人,其中女性占了70%左右。

困局

岗位社工行政味浓

往往限制职业发展

最让社工头疼的,是专业特长得不到发挥。

张波从事社工行业已6年,目前是济南山青社会工作服务中心一名心理辅导社工。2011年,济南社工协会面向全国招收80名专职社工,考取成功后,他便作为一名岗位社工,分配到市区某社区居委会工作。

所谓岗位社工,是指经过社工机构的招聘后,被派驻到不同的政府部门去开展工作的社工。岗位社工的部分职能是补充原有政府部门工作的不足,但目前岗位社工的最大缺陷就在于过度行政化。“行政事务越来越多,社工专业领域的工作少之又少。”张波说。

与岗位社工相对应的便是项目社工,这正是马正的职业方向。当政府就某一社会问题征集解决方案,不同社工机构便会自行设计项目进行竞标,最能解决问题的项目会获得政府的支持。

“与岗位社工相比,项目社工是带着项目下去,更容易发挥所学。”济南社工协会工作人员表示,济南社工的发展趋势也是由岗位社工向项目社工转变。“前几年一直都以岗位社工为主,现在我们也在转变思路。”

如何破局?企业参与是根本

山东青年政治学院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院长王玉香表示,目前社工项目多依靠政府购买。而过度依赖于政府购买,导致大多数社工机构长期处于资金短缺的状态。

记者采访了多个社会组织,都表示企业购买的情况非常少,90%以上都靠竞标政府项目。

基爱社工李青曾负责甸柳小区“社区日间照料中心”的运行工作。运营一年后,自己便被调转到其他项目中去,原因是该照料中心并没有继续购买该项目。

“如果吸引企业来购买社工项目,我们的处境会大大改善。”李青说,社工干预对于企业员工的职业归属感认同、压力释放、心理疏导都能起到积极作用,但目前企业大都关注实际利益问题,很少顾及员工的心理状态,所以购买的情况并不好。”

“其实社工项目缺乏企业购买是共性的问题,目前广州、深圳等地市发展比较好。”王玉香表示,社工的专业性和认知程度方面都应该再进一步加强。